bodu.com

教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被魔鬼给调了色的草原

          带着回忆的幻想,期盼美好的向往、还有对草原独有的情怀,我踏上草原熟悉的公路。
  一路上,沙尘暴遮住了蓝天、白云、草原怀抱在沙尘之中,狂风卷着沙尘飘个不停。望着车窗外,都笼罩在黄昏的沙尘暴里,让我感到草原在昏睡,这飘落的黄沙叫我忧愁,思绪沉浸在往事的落寞中,心境也随着这飘散沙尘的混暗里阴沉。
  车在行驶的路上,见不到往日的杨树,牛羊,到处都浑然黄沙的呼叫声中,似乎在感受着上天赐给这里人们的惩罚,我们鸣着汽笛穿行在这些牛羊之间,看着呆滞的牛羊,丝毫都感不到汽车的喇叭声,只是扎在一起躲避着狂风黄沙、很不自然的迈着艰难的步伐,忽然让我意识到以前的家园,林带无边,灌木丛生。天气晴朗,心境豁达。
  今天走进草原,当我置身于草原宽厚的怀抱的那一瞬间,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。渺小的如这草原中的自生自灭的一朵小小野花,心从没有象现在这样的沮丧,防沙的白杨,美味的沙棘,红遍围场枸杞,满山地的鲜花,草原嫩绿,在几年的光景里就像被魔鬼给调了色一样。半枯萎的草在黄风中炫耀着自己悲哀。为了追求眼前的利益,树伐没了、草打光了,带着红领巾时栽下的树,多少个日日夜夜,似乎期盼着牧民们有更美好的生活。举目远望黄昏的狂沙,沉重的脚步,伤透了心的我发呆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同时 被几个明显的木材加工场电锯怪叫声给吸引了。在朋友热心的陪同下,我们走了二十几家木材加工厂,顺着朋友指的方向望去,成材的滚木和拔下的树皮枝条,堆成小山,破成一条条的小方木,多轮的大卡车,不停的在往外运.这就是示范的工业园区。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朋友说利润很高的,都发了,我好奇的回头看看。可是心理苦涩涩的,感到太无知了,栽的没有放的快,谁还去栽啊,年轻都进了城,留下来的都是老头和老太太,死一个人都抬不出去,谁还去栽树啊.,不是老就是少.都出去打工,家乡谁去建设,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,给子孙留下了什么,是黄沙和掩埋一般的房屋,土地的沙化,水质的下降,气候的恶劣,人为的破坏,没有几十年的努力,想改变回来,也只是想想吧.

分享到:

上一篇:谈花

下一篇:

评论 (3条) 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