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博客网bodu.com www.bodu.com http://SGEN.blog.bodu.com/  谈花 打印此页

谈花

http://SGEN.blog.bodu.com    2009-5-8

      最可爱的花往往生长在野外那点点淡淡的素雅,赶不上呵护在花园里的娇艳,却朴素真实,有大自然的美,叫人看了舒适,但花开各有千秋.争芳斗艳, 这就体会到养花的人对花的呵护,才有这美丽娇嫩的鲜花,是需要你时时去呵护,她才会放出美丽的光彩和芳香. 

     那 一束束的花蕾,沾着未凋的水露,犹如美人出水,清香萦绕着鼻尖。冬梅的傲骨,秋菊的高贵,夏荷的清凉,春桃的娇美;在诗人的眼里,她们固守着生命中那种不变的变化;“沉香亭北倚阑干”已是昨日黄花,今朝春风无限但为谁?那轻狂的诗人,那绝色的佳人,那沉迷声色的玄宗,人向何处,千古空来去。
       想那李白对着国色天香的牡丹和倾国倾城的杨贵妃,乘着酒酣,凭着原本的狂妄,指使高力士为之脱靴,杨贵妃在一旁为之磨墨,也算是花开及至了,才有他挥笔写就的《清平调》三首,把杨贵妃之美,描写得淋漓尽致。
        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,该是曹雪芹怎般化用而来?必是有这么一丛花甸,在佐以唐代卢纶的诗句“醉眠芳树下,半补落花埋”,香梦沉酣,芍药花瓣,红云散乱,泥中半掩手中扇,身后浮云几度事,都赋予这落花残泥。
       念及芍药,最动情的当是姜夔《扬州慢》中的两句,“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”。千岩老人从年年而生的红药中,看到的不是云淡风清的风月,而是《黍离》之悲,战乱之痛。
        想那夏商周三代,民间将芍药作为相爱男女告别之物,比起那青青杨柳枝来,又多出一派姹紫嫣红的视觉效果,让人不觉遥想连翩。
          满园的“牡丹落尽正凄凉”,却不料这芍药开时又让人醉一场。或许人不该再叹惋春日匆匆,这季节的变幻这般流过人的眼前,流过自然的岁月。从而体会到护花人的辛勤。